返回列表 發帖

蟹蠍為何只相愛三天—下

  很奇怪,每次我們分開後再見面,總有一個拘束期,對於我,他是顯得那麼不知所措,他從不在我面前表達自己有多麼興奮,開心或者是悲傷,這一切就像《求愛50次》那樣,每天,我似乎都要重頭再來一遍!這樣的「冷漠」有時讓我非常不安,我並不知道他天生喜歡被人家寵壞還是只有在床上才有感覺。

  我有點愣神,卻不料他卻跑來端了米飯叫我吃。

  哦,這是他家,我竟然有點錯覺了。

  「你做的菜真好吃!」他破天荒的誇獎了我,或許是看出我楞神的原因了吧。

  「那好,以後你娶我,就讓你天天吃!」我笑著說。

  「又胡說!」面對我熱烈的眼光,他有些尷尬。

  「HOHO~你臉紅了!」我取笑他。但是內心卻一陣酸楚,他沒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,能告訴我答案了。這個房子的真正女主人並不會是我,而且,不久以後,也會迎接進來真正的女主人,這點我們大家都知道。可是卻一直在逃避這個問題,我不願意想,而他卻有一種罪惡感。是我誘惑了他?還是他誘惑了我?現在還重要嗎?這個世界是不相信「負責」二字的。這3天來,我們快樂過,以後也不會有了,永遠也不會再有了……

  晚上,他繼續做計劃書,而我則靜靜的躺在沙發裡面,聽他的那張《神秘園》,周圍都暗了下來,我只打開了他的一個小地燈,昏昏的黃色,很澄淨。音樂也很靜謐,似乎能感到自己靈魂的漂浮,而四周是幽暗的星空,果真,我一會就沉沉睡去。

  還是被他如蓮花般的氣息所喚醒,「睡在這裡要著涼的!還是睡床上去吧!」他輕輕的發出聲音,溫柔的不震動聲帶,就像夜空中的隼.

  「沒關係,我醒了!」我說,雖然還有點迷糊。

  「那趕緊睡覺吧,明天還要上課呢!」他說。

  「弄醒了就很難睡著,你給我唱個歌吧!」我要求道。

  「我可不會唱!半夜三更的嚇人啊?!」他笑了。

  「那就給我講個故事吧!」我又哀求道.

  "別鬧了,快點睡吧!"他還是笑著說.

  ……

  兩人就這麼僵持著,不說話。

  「我覺得很難過……根本睡不著……」我終於把心底的石頭砸向了他,還有必要再掩飾嗎?再過幾個小時,我就要離開了,可能就是徹底的離開了;我的悲傷,我的遺憾,一切的感情還需要掩蓋嗎?我為什麼要故做瀟灑默默離開呢?為什麼我不能爭取?哪怕是爭取到他對我說我愛你這麼簡單呢?

  他也沉默了,我覺得他似乎在逃避,有時候男人比女人還那麼琢磨不定,

  「那我給你講個故事吧!」他終於開口了。

  我很驚喜,無論他說什麼,至少我覺得能從他那裡找到一些自己想要找到的東西。

  「很久以前,佛祖台前有盞油燈,油燈裡面有兩根纏繞在一起的燈芯,一天,他無意中看到了她,一剎那間,竟然愛上了她!佛祖說,你們塵緣未盡,罰你們去七世輪迴!」

  「第一世,他是殿前銅鼎,她為屋簷朱雀,銅鼎無轉移,朱雀韌如絲,兩人相望五百年,脈脈不得語。」

  「第二世,他為護國將軍,她作千斤小姐,兩人一見鍾情,無奈相見之日,便為訣別之時,將軍戰死沙場,小姐香銷玉損。」

  「第三世,他做窗宛雕框,她化小巧飛蛾,冬天將至,卻不忍獨活,以軀體撞擊窗榭,最後凍死窗前,雙飛難再得,傷我寸心中,他也頓時破裂為泥,與蛾共死。」

  「第四世,他倆兩小無猜,終於忠成眷屬,卻因時間流轉,情愛不再,最後,如世人一樣,遺憾老死。」

  「第五世,她化水中蓮,他變九尾狐,只是盈盈一水間,卻生死相隔,最後相伴終老。卻始終無法在一起。」

  「第六世,他做遠行客,她為望夫樓,悲莫悲兮生離別,從此惟有夜來歸夢,然卻抱憾終身。」

  「第七世,佛祖說,你們若還不能在一起,便再也無機會糾纏了。他們堅定的去了第七世,兩人同為瓶罐,相守千年,互訴衷腸,直到被人挖出研究,卻又不經被摔為碎片,最後同在水中,相依相偎,化在一起無法分開……」

  他的故事是那麼精彩,直到最後,我都熱淚盈眶,他輕輕吻了我,笑著說,妖精,可以睡了嗎?

  晚上,我想了很多,佛祖為了考驗一對戀人會將他們投入七世輪迴裡。 給予七世的糾纏經歷七世的磨難,只要其中有一世斷開,永世不復。我是很微小的,我覺得我並不能經得住如此的考驗,除非愛極深,可是經過奈何橋的時候,愛的再深也會忘記。我和他在幾世?如果好,也是在4世便斷了前緣,我們的愛實在太渺小了……

  我還是睡著了。

  第2天,臨走,他把我抱住,一直都沒有說話,他把我第一天送他的小熊鑰匙扣還給了我,他說,有回憶就夠了……

  直到昨天,我無意中發現小熊的衣服後面,用水筆端正的寫著「愛」

 

可愛的小天使~~~支持你~~~

TOP
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