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列表 發帖

清新紫砂壺

我好茶。內心深處固執地以為,好吃,乃饕餮之徒;而品茶,絕對是極雅之人方為之。於是,一把好的茶壺,當是不可或缺的家什,紫砂壺便入了我的眼。
  入了眼的紫砂壺,豈是一把就能打住。人對美的慾望,似乎永遠都沒有滿足的時候。於是,陸陸續續,一把又一把的紫砂壺,便長駐我家,純紫泥的,黃段泥的,墨綠泥的,朱泥的等等;梅花樁造型的、南瓜形狀的、提梁形的、竹節形的不一而足。
  最喜歡那把南瓜造型的紫砂壺。壺體通身渾圓飽滿,如一個吸足了營養的成熟大南瓜。細膩的紫砂,手感圓潤柔美,一根老籐彎作壺把,弧線流暢優美動人,老籐隨意伸出的枝蔓,做了壺把的側應,手指所及,又多了一份依托、踏實,籐枝徐徐延伸。於是,那彎曲的枝條、葉片,便在壺身上,成就一幅田園風光寫意畫。而一片隨風飄零的落葉,孤零零地卻漫不經心地任那各色茶湯從自己的口中流淌。
  這還沒完,扮作壺嘴的南瓜葉,葉尖向上,而葉柄的下端,微微翹起,由壺身正面看過,彷彿壺嘴上流淌下來的一滴欲落未落的茶湯。那瓜蒂處便是壺蓋,正觀猶如一頂斗笠,俯瞰又恰似一朵盛開的秋菊;壺蓋與壺身嵌合的絲發難容,與渾圓的南瓜底座,遙相呼應。如此獨具匠心,品茶與賞壺二者相得益彰。
  冬夜,持一卷書,將上好的茶葉,在那「南瓜盅」裡隨意放些,滾燙的開水沖入,輕輕地閉上眼,飽飽地吸一口清新的茶香,身心的愉悅,足可令人暫且忘記凡塵俗事,豈不快哉!

返回列表